系列报道

  “朱铭是个老温州”,这是朱铭微博的曾用名。自称“老温州”,并不是因为年纪大,而是他打小就对温州老建筑有着浓厚的兴趣。微博里,大多是跟温州戏曲、刻纸、老物件、老建筑有关的内容。正是当时的这个微博,这个90后男生把业余爱好变成职业。

  朱铭,民间刻纸手工艺人,也是市文保所临时聘用的历史建筑调查员。近几年,他独自在老城区各房屋里找寻石头界碑,记录下60块界碑。详细

  在市区沧河巷深处,胡肃租了间店铺,门口摆着盛开的金盏菊、瓜叶菊,店内4个鱼缸养着各类热带鱼。要不是大门玻璃中间有条细细的贴片,写着小小一行字“碎娒理发店”,还真难猜出这间店的“真实身份”。

  “碎娒(音)”是家里人对他的昵称,温州话的意思是“小的孩子”。店主胡肃今年68岁,40多年前开了“碎娒理发店”,后来因为拆迁的关系,把店搬到了沧河巷46号,一租就是14年。[详细

  56岁的“柑农”郑加四习惯于每天午饭后,坐在家门口的石阶上休憩,有村民从家门前路过,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起闲谈。

  池底村坐落于瓯海三垟湿地南片,全村1300多口人,有何、郑两大姓,世代以种植瓯柑为生。即便现在,不少村民改了行当,但仍留守着自家的几亩柑地,并乐于以“柑农”自称。[详细]

  年近六旬的林老伯衔着一根烟,望着窗外的村子若有所思。燃尽的烟灰耷拉在那里,他忘了弹掉。“快四年了,还没动静。”许久,林老伯蹦出这么一句。

  林老伯是鹿城区滨江街道黎二村的村民。2012年5月,滨江商务区“城中村”改造启动,黎二村的不少村民参加了改造动迁大会。林老伯记得,那天一家人都很激动,憧憬着改造后分到新房的情景。[详情]

  “现如今重商轻文的氛围渐浓,很多人觉得我守着的是一堆破铜烂铁,但将来会有人懂得它们的价值。”一个烟雨朦胧的午后,“青灯先生”在他的书屋内品着茶,怡然自得。他的青灯书屋安在南白象塘河的一截支流边,临河小筑,垂柳依依。

  “青灯先生”名叫张金成,年近不惑,是“饮塘河水长大的瓯海人”。10多年来,他一直以民间藏家身份,孜孜不倦地收集着跟塘河文化有关的古器。[详细]

精彩图集
Copyright  © 2008 - 2014 wendu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 站长统计